联系宏源
  • 电话:0373-3878302(吕Sir)
  • 传真:0373-3878301
  • 手机:15137380542
  • 客服QQ:1092327062
  • 邮箱:1092327062@qq.com
  • 地址:新乡市陈堡工业园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> 肯博娱乐 >

DAY 4 10月14日 南峰大本营?松林口?那拉错

DAY 4  10月14日   南峰大本营?松林口?那拉错

昨晚几乎没有睡着,第一次用睡袋,全拉上会很闷热,拉开又怕着凉,没法翻身。帐蓬比较小,两个人住有些拥挤,同帐的陈老师整晚鼾声雷动,真佩服他老人家的野外适应能力。

六点钟,昨晚的星星与月亮都已隐去,外面伸手不见五指,我还是坚持钻出帐蓬透气,打开帽子上的灯,摸索着到偏僻的草从中施肥,然后在营地中间如一棵树一样呼吸着这清晨无比纯净的空气,期待就这样生根发芽,直至开出灿烂的花朵。背夫起床的时候,天开始蒙蒙亮,草坝被笼在芒芒白雾中如同迷失的世界,雾气在身边轻缓地流动,随着天色一层一层往外推开,慢慢露出周围的草木,原来牛们早已在那里,象是从来没有离开过,它们不用睡觉的么?

扒开灰烬,篝火堆中还有炽热的火炭,火种被保护得很好,只需再盖些树枝,拿鼓风机一吹就窜出了火苗。我们去小溪洗漱的空当,背夫已经煮好了茶,早餐是大锅煮泡面和咸菜,还有速溶咖啡,比较奇怪的搭配。

整好背包拆掉帐蓬已经是八点了,桑珠说要早点开路,今天的路程至少8小时,还会有一段45度的山坡要翻越,强度比昨天要大许多。我把登山包背在了自己身上,不算太沉,但也不想再将这负担去劳累别人,同时想挑战自己的体能,验证一下是否适合做一名驴友。

整个上午都在缓坡上行走,出发不久就进入了原始的森林,巨大的乔木,或横倒于山中长满青苔,或如雷火烧过般黑漆漆突兀直立,一些叶子红透的小树,夹杂在其中亭亭地如花招展,路边的枝头上挂着晨露晶莹的松萝,嫩嫩的黄绿色的长条绒毛飘飘欲仙,这些天生的环境检测器证明这里的空气绝无污染。越往上爬,树木繁密了许多,松萝和苔藓也越来越鲜活肆意,有的树整棵地被绿苔包裹,一些树枝的关节处经年累月被苔藓覆盖而成大大小小的球状,粗细肥瘦的貌似群猴大闹。泥土很湿润但不泥泞,不知是否昨夜微雨,肯博娱乐官网,从林中弥温着氤氲的自然味道,透过树叶的缝隙,天空布满云层,不如前日湛蓝,阳光偶尔能穿透进来,被头顶密集的树叶割成千丝万缕,矮生的蕨与地衣有纯净的鲜绿色,被这光线一洒,愈发地青翠娇嫩。蘑菇随意地张开伞盖,大大小小各形各色地匍匐在路边的草从,王mm于是成了拍蘑菇的小姑娘,说是要收集七种颜色的蘑菇,但是哪来的紫色蘑菇呢?背夫一路也且行且歇,与我们交替着互相超车,他们原本就属于这一片山林,毋需专业的登山鞋和装备,负着重量,在那些湿滑与沟坎跳跃前行,黑黝的皮肤有时候夸大了他们的实际年龄,其实多数都是80后的青年人,用他们的语言嬉戏调笑随意喊唱,经过我们时还会露出腼腆的笑容,自然的意义如此,除了自然的山水,还有这些自然且自由的人。


松萝


可怕的“大猫”


苔藓猴子

走走停停,上午的光阴悄然离去,没到山顶,在山脊上的一块小平地短暂休息后开始一段陡峭的下坡,几乎是跑着下来,还好没有崴到脚。这条山谷并非由两边山峰隆起而天然形成,更象是一个山头被天神劈了一刀,或者是因为地震或山洪吧,谷口倾泻而下的巨石和木料洒了一地,溪水在石头间绕行,带着流量与落差在石头上飞溅出闪亮的水珠,形成无数迷你型的瀑布,哗哗地作响。溪谷对面的坡上排布着笔直的松树,这里也许就叫松林口了。穿过溪流的路只有一根横亘于上的湿滑独木,必须无比小心地挪行而过。找了一处稍规整的石滩,背夫们又生起了火,满心欢喜以为午餐也有肉菜,原来只是煮茶,想来也是,这溪水如此纯净天然,如此丰富临近,不用来煮茶实在是浪费。我们几个到得太早,几位姑娘掏出了记事本专心记载路途中的点滴,谷顶的蓝天难得没有被云遮挡,阳光得以慵懒地照下,炊烟缭绕在峭坡上的松树林中,竟然忽觉困倦。半小时后其他队员陆续到达,午餐继续是烤白饼子蘸酱、卤鸡翅、饼干、巧克力等等,最艰难的行程在下午,HP还是加满吧,肯博娱乐官网


一种红得象珊瑚的矮小灌木


鸡毛?or 蒲公英

从溪谷往上进入原始的松林中,在山腰的位置绕行,粗壮的松树树干直入苍穹,其他的植物显得纤细骄小,但却有着满目缤纷的树叶,鲜红的脆黄的油绿的枯褐的,地面上苔藓长得有脚背高了,密密麻麻厚实地编织成一幅巨大的地毯,悄无声息地铺满了整个山头,满满一片嫩黄嫩绿的小草尖,让人不忍下脚,倒下的树干也被苔藓占领,有一些嫩芽还没有张开,小东西神气地迎着阳光昂首挺胸,象小人国里冲锋的战士,而那些散生于此的蘑菇,想必是他们伺养的宠物。穿行于此,仿佛置身于一片精灵的世界,我私自己把这里取名为“仙踪林”,松软的地毯让脚步无声,每一步都让我心中欢喜。

欢喜止于那45度的陡坡,在一片平缓之后来得那么突然,甚至连短暂的歇息也没有便抬脚往上,顾不得风景,低着头放下腰,以之字形路线行走,背包第一次觉得沉重,冲锋衣里也汗湿透,体力可能是今天的一个极点,幸亏蘑菇一路伴行,就算在陡坡也不放过拍蘑菇的时机,于是可以停立喘顺几口气,然后继续咬牙,半个小时成功穿越。

艰辛过后竟然是一片平坦的草坝,真是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,自然就是这么想象不到,这么大面积的平地会出现在快到山顶的坡面!精神一下就松懈下来,扔下东西就躺倒在草从中,踢开鞋甩了衣裳,不理边上被惊起的小飞虫,舒服地在太阳底下摆个大字,HP迅猛恢复。40分钟后,后面的大部队仍不见踪影,我们又精神抖擞地上路,继续穿行另一片仙踪林,没有了陡坡没有压力,已是下午三点多,我们循着蘑菇一路悠闲地边走边拍,翻过一道矮梁,便到了今天的宿营地。宿营地不在山顶,而是一处凹地,桑珠说离那拉错还有至少一个小时的路程。两位姑娘着急朝觐那拉错,央求两位背夫大哥带路继续往上爬,虽然肚子有点咕咕,塞了几口压缩饼干赶紧跟上。


金露梅,漫山遍野都是


桑珠也是性情中人,肯博娱乐官网,手背上都纹着"爱"


树枝的阴面,长了一程奇怪的如血色的苔藓

往山顶的路最开始显得有些荒芜,光溜溜交错的小树干高过头顶,有点遮天蔽日,仙踪林的苔藓不来这里玩儿,从那葱翠的世界过来,这里只有褐色的泥土和灰白的树枝,不免难过。好在这段路并不太长,半小时后天空又重新露出,接近山顶,看到了传说中绵延数里的杜娟林,原来我们刚才正是穿行于杜娟林中,繁密的杜娟树铺满两个山头之间的大片山谷,这个时节没有花朵,而如果五月间来,可想而知将会是多么壮丽的一片花海,而我们只能想象着那些艳丽的花朵,将那些丑陋的树枝暂时遗忘。路开始变得歪歪扭扭上上下下,蹦跳和跨越吞噬着我所剩无几的体力,那些石头缝里长出的艳红色的草,还有贴地而开的小紫花,竟然有些恍惚。山顶(其实不叫山顶,因为在这顶上又生长出高大的山峰)相对平坦,没有高大树木,遍布的是矮小的灌木与草甸,那拉雪山近在眼前,她却一瞬间也快速地拉起面纱,不欲与我相见,头有点痛,刚才的恍惚有点加重,脚被草甸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在灌木从,就要见到那拉错了,暂时还顾不上担心自己的状态。


背夫说有这种毛毛的草从,到合适的季节可能就有虫草,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忽悠


杜鹃林海


山头上又长出山头


那拉雪山近在眼前

转过最后的灌木从,走在前的晓雨突然停住,睁大眼睛捂住嘴不让自己喊出声来,面前,那拉雪山森然地挺胸而立,在他怀中,那拉错如此清新恬静,雪山用峻峭厚实的身躯敲下交响乐高潮部份的最后一个重音,而这一汪碧水则是重音之后霎时间的天地停转,呼吸也随之屏住,为这壮美与深情的造物,为这雄伟与平和的自然,为这冷峻与温婉的牵手,那种感激,从心头涌上来,也许有人会泪流满面,而我,虔诚地下跪,长拜三回,良久无言。同行的人献上了哈达,本来还想绕湖,但湖边滑坡严重,基本无路可走,我们站立的山坡也很陡峭,碎石与带刺的灌木遍布,强行下去会有跌落的危险,年轻的背夫尼玛和多吉身手敏捷,不但亲自亲近了神湖,还送给我们两瓶湖水,沁凉沁凉的,化开一丝清甜。风越来越大,从雪山的垭口吹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那拉雪峰几乎已完全没入云雾之中,湖面也渐渐有些涟漪,又见天色渐渐暗沉,只好再静静地凝望湖水,依依踏上回程。


年长的背夫,摩挲着经幡,喃喃地诵经

快到杜娟林时才碰到衣着单薄坚持前行的陈老师,没能劝他回转,真担心他老人家到天黑他无法下山。后来果然需要桑珠他们摸黑上山护送,夜里的山林伸手不见五指,更看不清那曲折高低的山路,桑珠背着陈老师还摔了一跤,真是惊险。

下山途中愈发地头痛,被雪风吹袭加上跳跃的震动都加重了痛疼,硬撑着下到营地,却又屋漏偏缝连夜雨,水袋在背包里漏了,里面东西基本上都被浸湿,只好强忍着头痛一件一件整理,轻手轻脚一言不发,平常那么轻松的举动现在竟然变得艰难,而临到傍晚还飘起了小雨。营地的地形并不规整,帐蓬都是好不容易选的一些地方搭起来,扯了一些苔藓塞到帐蓬下的地面,勉强填平那些坑洼,希望今晚能睡好一点。还在等陈老师下山的期间,其他人围着篝火兴奋地聊天,我昏沉地在一边烤被浸湿的毛巾和哈达,德吉诊断我不是发烧而是高原反应,俞老师批评我今天逞强自己背包还爬这么快导致体力消耗过度缺氧,我连争辩的精神也没有。晚饭依然是青椒炒肉和鸡肉炖粉条土豆,依然很香,大家决定不等陈老师回来趁热吃,为了与病痛抗争,我还是猛吃了两大碗,就剩下这点坚强的信念。雨又大了一些,吃完就钻进帐蓬妄图早点安睡,刚躺下就听外面人声喧闹,陈老师被直接搀进了帐蓬,老人家被惊吓与劳累得不轻,打算连饭也不吃就直接睡觉,而我又重归绝望。

上一篇:失恋的时候 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顶部
Copyright 2013 肯博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